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作品导航 更多>>
联系方式 更多>>
邮箱:1142121689@qq.com
网址:www.ycsfsh.com

 
师友评价
 
 

“博”,其探索才宽宏而不狭隘。

 郑训佐  山东大学文学院教授 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 山东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有没有自己的“体”,是大家评判一位书法家能不能成为“家”的重要条件。舒同有舒同体,启功有启功体,颖昌当然要有颖昌体。有了颖昌体,才能办成一个展览,这个展览才能有统一性,这个统一性带有你个人的鲜明印记,它才无可代替。

成一家之体,需要众多的条件。天资聪颖,勤奋执着,那是必须的。走不走正道,才是根本的。体悟书法正典的精髓,汲取文化正典的精华,越是忘我丧我,越能立我成我。颖昌明白了这样的道理,经过了专业的训练,有了文化上的提高,方有所成就。

颖昌当然并不满足止于此,他的展览,是想要大家帮助他,如何不被他的体所囿,要有更开阔的视野,充分展现一体的丰富性。以此为新的起点,让作品达到更高的高度,是颖昌孜孜以求的最终目的。

                   张传旭  书法博士  山东大学艺术学院教授


古今通融,正奇相生。功法深厚,多姿多情。书者,心画也。以字窥心,则颖昌博士之气质精神奕奕然在焉。所谓“不泥古,不妄图”,此其谓欤!

韩澈  鲁商传媒集团总经理


 

观颖昌道兄书艺行“容我来随,不是某人不是随时髦,而是随优秀传统。传统具有历史的延续性今天优秀,也被包涵在传统之中。今天优秀,也是传统的链条的一环。

随是主动。随有辨析与取向。随需要知识与智慧需要勇气与毅力颖昌得好。

                         陈梗桥    山东博物馆研究员


传统是个层层累积的过程,“源”固然重要,“流”亦不可忽视——这种视域下的传统才是一道澎湃激越的生命长河。颖昌行草艺术的灵根胎息于晋唐,又吸纳了宋明的神髓,正切合了这个颠扑不破的法则。这显然赋予了他艺术根基的厚博。

    “容我来随——张颖昌书作展”开展在即,睹颖昌道兄书艺日进,乐为之贺,将兄台书作观摹再三,心拟其点画飞跃、结体纵逸,沉醉于卓犖艺境与通幅气息之中,心中雀跃,不禁中宵歌行咏之。文虽浅近,但识过往之以书结缘及今日张兄艺术之进境,或曰敝帚自珍,献芹献曝,良有以也。诗曰:


         张君名颖昌,生长琅琊里。

         佳颖惬砚池,文昌盛书艺。

         翰墨卅余载,首师为博士。

         回归齐鲁地,书林名鹊起。

         大奖频斩获,风景正绮旎。


         尝观其为人,素默若少语。

         书艺为生命,文学贮腹笥。

         大言常若讷,未到情动时。

         逢君谈锋健,辄为论书艺,

         滔滔如河崩,一泻三千里。

         畅话从艺路,促膝谈艺理,

         实践与理论,心得纷呈矣。

         月沉树梢西,谈兴犹不止!


        创作乃主业,帖学作根柢,

        碑亦与之化,妙融无痕迹。

        观其行草联,扁方有隶意;

        观其隶书对,草意为其里。

        生动寓规矩,精巧融大气。

        似已放形骸,若从心所欲。

        此亦殊难得,纵横从己意。


        大字既磅礴,书札尤可喜。

        笔画灵动甚,在在皆可取。

        摇曳其笔画,自如在结字。

        每当与睹对,击节叹观止。

        尝有友朋问:斯亦佳书与?

        闻问正言告,此道甚难为,

        如此书札体,满纸书卷气!

        快哉张道兄,艺途正怡怡。


        爱此寒冬夜,品味颖昌艺,

        人生常感喟,由此即至彼。

        我虽中年汉,颇亦思奋起,

        京华从名师,临池夜不止。

        笔濡魏晋墨,十指松烟气。

        读帖入三分,视物辄成字。

        人生虽有涯,艺途自无期。

        身既许书艺,孟晋曷可止?

        此亦为三观,悠哉河汉里。

              20161126日辰时,于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

                     (王 谦,教授,美术学博士研究生)


第一次认识颖昌兄是在2010年底,他来首师大参加博士报名考试。因他是乐志兄的好朋友,也常听乐志兄聊起他,自然就少了些疏离感。初见颖昌兄,个子中等,大头宽额,憨厚老实,话不多。2011年,他顺利考入首师大,接触的机会也越来越多。颖昌兄的经历和我极为相似,初中毕业上了小中专,工作后自考专科、本科,再考硕士、博士,一路走来,颇为不易。因了这层机缘,我们一起喝酒、一起聊书法,由相识到相知,最后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兄弟。

熟知他的人都知道,颖昌兄是地道的山东人,为人忠厚,酒品极佳,书艺更是高妙。颖昌兄待人诚恳,在首师大读书期间,常有各地朋友来找他,我想,若不是颖昌兄为人地道,谁会经常惦记一个苦逼学子。要说颖昌兄的酒品,堪称一流,每次喝酒从来都不带劝的。记得有一次颖昌兄吃海鲜喝啤酒致使痛风,疼痛难忍,脚肿得老高,睡在宿舍动弹不得。乐志兄得知,从家里炒了几个热菜,提着一瓶白酒就去了。乐志兄说,啤酒不能喝,那咱就喝白酒。也不知道蒋兄从哪听到的歪理邪说,白酒既可以舒缓疼痛,还可以杀死嘌呤。就这样,每天白酒热菜,颖昌兄在宿舍硬是度过了痛苦但快乐的半个多月。说到书法,颖昌兄在首师大可谓出尽了风头,先是十届国展入展,再后来全国瘗鹤铭奖书法展优秀奖、全国首届“皖北煤电杯”书法展优秀奖、全国首届“云峰奖”书法展优秀奖、全国第四届扇面书法艺术展优秀奖、第六届山东省“泰山文艺奖”二等奖等,成绩显赫,让人艳羡。

毕业后,颖昌兄分到山东博物馆工作,整天与历代真迹打交道,幸福得一塌糊涂。我相信,颖昌兄的艺术之路会越走越远……

                          贺炜炜  书法博士  江西师范大学美术学院


日前,读到一联语:“百岁开怀能几日,一生知己不多人”,仔细想来,可称知己之人的确不多,颖昌无疑是其中之一。                                                            

    我与颖昌同年考入首师大书法院,有幸与他同窗三年,比邻而居,朝夕相处,受益良多,可谓志同道合。                          

    颖昌为人忠厚,重情重义,诚信笃行,典型的山东人性格。其学书历程也一如其人,不迎合书坛的种种时尚,选择一日一程,步步为营的行进方式。研习诸体,涉猎百家,博观约取,恪守传统。书作素重行草,小字笔致精到,收束洽如;大字沉着痛快,元气淋漓。                                              

    在京求学期间,他日课尤勤,如渴骥奔泉,不可抑勒。颖昌临帖,每日集中临写几个字,每字临写几十遍,察之精,拟之似,将每字之用笔,结字,熟谙于胸。在我记忆中,这几乎是他每天上午的固定工作,很少间断,令人敬佩。两年间,他接连斩获几个中书协重要奖项,并获泰山文艺奖。积学积习之功初露,跬步千里之势渐显。                                                             

    颖昌兄对我从不吝赐教。那年,恰逢中书协首届楷书展,虽楷书为我所侧重,但以我之自知,是不曾奢望的,本不想参与,颖昌兄一再鼓励,并具体指导,将多年经验倾囊相授,我有幸入展。颖昌兄为人,可见一斑。                                 

闻颖昌书法展开幕在即,作为当年同窗挚友,预祝颖昌兄书法展圆满成功!旁引一辞与昌兄共勉:旁门莫入,正道直行,艰难困苦,玉汝于成。

                         暴学伟  书法博士   首都师范大学



颖昌为人和善豁达,忠厚敦朴,诚恳热情,我俩的友谊用情同手足来说也不为过。颖昌善交友,朋友很多,全国各地到学校拜访者络绎不绝,或交流书艺、或求字饮酒,颖昌不仅热情相待,而且谦和谨慎,既不卑不亢也不厚此薄彼。他对待师弟、师妹们的求教咨询,也从来都是竭尽全力给予帮助,在人品、学问上都做出了表率,故在书法院师生间颇有口碑。

    颖昌与我、乐志兄、学伟兄、炜炜兄最友善,日课之暇常常相互交流学书心得,或把盏宿舍,或遛弯操场,或鼓励称许,或直言争辩,其乐也融融。颖昌为人有情怀,爱饮酒,或兄弟小聚于酒肆,至醺醺然,入夜后仍要泡上一杯浓茶,再聊上两三个小时方能过瘾;或兄弟围坐宿舍案前,一堆小菜,几坛高度白酒,天南海北闲聊,凌晨也不散场。

颖昌自幼习书,侵淫其间卅年许而痴迷如初。他遍临古帖,功深腕稳。初尤钟情于王羲之、苏东坡,用功弥勤,阔约闲雅,能得其神韵;后转学颜真卿、赵之谦,得跌宕之姿,书风苍劲淳厚,格调高远。颖昌学书极为刻苦,不仅虚心向能者求教,而且能付诸行动,对于用笔、点画、结构的把握力求达到极致:常见他不论寒暑,每日临帖百余纸,从未间断;常见他一点、一划、一字反复临写琢磨,憨态如小儿学步,乌压压画满一纸。颖昌在行草书之外还涉猎篆隶,虽不多作但也古雅苍浑,能得秦汉之气。颖昌其书见其本真,大朴不雕,生气远出。有文雅醇和之致,从容自若之妙,可谓不激不厉,风规自远。

                     李峰  书法博士  山东财经大学艺术学院


有幸和颖昌兄同窗三载,眼见着他求学的勤奋与坚持,捧回一个又一个书法大奖,却仍像一个初学者一般认真而谦和。颖昌兄的书法是“书如其心”----温厚中透着一股子执着和倔强。看到他笔底生风的自如,有时候真觉得他腕下有神仙相助,这其后的辛苦大概也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李天天   书法博士  首都师范大学


我同颖昌师兄相识于2011年秋,我入首师大书法院读硕,而兄读博。当时未见其人而先闻其书名。兄以赵之谦行书见长,而小字手札尤精到,蕴含温文尔雅的书卷气,且读博期间于中书协举办各项展览中屡屡折桂,令人羡慕不已。每逢宿舍拜访,见其册页,真想横刀夺爱,最终还是抑制内心贪念而作罢。师兄在书法理解上有很独到的见解,每次聊天都收获颇多。2014年,师兄毕业就职于山东博物馆,馆藏资源丰富,师兄的科研和创作肯定会更上一步。

师兄面带佛像,性格温润敦厚,做事踏实认真,相信师兄在书法道路上越走越远,并借展览之机祝好!

赵利光  书法博士  首都师范大学


记得颖昌兄在京求学韬光养䀲时,有一方谐趣闲章“我本鲁男子”。知他是山东人,故不难从中品读出孔圣之乡人的文化自信。素闻闲章不闲,特询及深意,孰料兄却以此戏谑自黑道“实是一介莽夫”。然英雄多出身草莽,私意揣度,日常交往时,兄文明恭谦于外在乎礼义节制,而当其以笔为剑枪刀槊,冲折进退纸阵间时,霹雳豪爽、快意江湖、刚柔相济确是他作为墨客的内在追求。不知观者然否?

                      张爱华  书法博士  首都师范大学


近年来,颖昌兄屡次斩获书坛大奖,今以“容我来随”为题举办展览,可喜可贺!

 颖昌兄书从北碑出,甚爱赵之谦、沈曾植诸位先贤,兼习二王帖学,志在碑帖兼容以合时代。以小行草书见长,用笔厚实而又不失灵动,字势雄放而又不失含蓄,章法恣肆而又不失古雅。可谓“北碑面目,文人气质”!

马龙  书法博士   首都师范大学


近几年来,我越来越感觉到作为“师兄”的荣耀,因为有诸多优秀的“师弟”,比如“颖昌师弟”——当然,我更应该叫他“颖昌兄”。颖昌兄的过人之处,在我看来主要有两个方面。其一,他的第一学历是小师范,却能跨越种种“障碍”,最终拿到书法博士学位。我们知道,八九十年代有一批成绩拔尖的初中生,他们考虑实际出路问题,在较小的年龄就接受中师或中职教育,从而实现“跳出农门,端上铁饭碗”的梦想,却也因此弱化了英语,弱化了文化积淀,弱化了进一步升学的能力。这批拔尖学生中的少数人,他们后来想通过提高学历实现新的梦想,就注定要付出比常规高中生、大学生、研究生更多的辛劳。其二,他是一个“书写能力突出”的书法博士。在世人眼中,“书法博士”大多主要是因为英语好,通过了博士研究生入学考试,然后完成几篇核心论文发表、一篇博士学位论文答辩的读书人而已,书写能力?需要重新认证的。如果以中国书协主办的展览为认证标准,颖昌兄多次入展、获奖的经历恰能证明他不仅仅是个会考试、会做学术研究的书法博士了。

                   于有东   书法博士   江西师范大学艺术学院


颖昌兄是我在首师大读书法博士时的师兄,那时就见他于书法用功甚勤,并不时地斩获一些书法比赛的大奖。更为难得的是,他在学术方面也颇为用心,兼具技法和学术两方面的功力。

观此次展览的作品,形式多样,面貌以行草为主,也偶有隶书等书体。这些作品映入眼帘,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不激不厉,风规自远”。透露出一种“中和美”的气息,这种气息给人以儒雅的感觉,让人觉得舒服。颖昌兄的行草书又分大字、小字,相对于大字来讲,我更喜欢其小字的感觉。他的小行草,评者多以为从清人赵之谦而来,以我来看,他又在赵之谦的基础上有所提炼、雅化。赵书透露出一种碑学气息,而颖昌兄的小行草似乎闪现着帖学的灵动。这一点非常难得,我想这应该是颖昌兄长时间锤炼技法和潜心学术的结果。

闫继祥   清华大学艺术史论博士后、首都师范大学书法博士


“士当先器识然后文艺”,临沂颖昌兄敏而好学,为人宽厚,谦和。我们相识于首师大,相与多年,可谓知交,他是典型聪明而又肯下苦功之人。上世纪80年代他因成绩优异考取师范学校,2014年又以优异成绩毕业于首师大,并获文学博士学位。其间求学甘苦非寸缣所能尽言也。

颖昌兄自幼时酷爱书艺,30余年寒暑不辍。以米襄阳筑基,因功力精湛,入首师大之前即获中国书协会员资格。首师大求学期间,有名师训导,又与名家为侪,眼界洞开,复旁取赵之谦,上追颜鲁公诸家,逐渐形成竣厚而不失灵动,端严而又洒脱之自家面目。颖昌兄正值旺年,供职于山东博物馆,省城艺术氛围浓郁,假以时日,其书翘楚于当今之世,当无疑问矣!

                   孙晋轩  书法硕士  峄城区书法家协会主席


颖昌兄每次聚会总是最后一个说话的,也是话最少的,但是,他总能在大家都不经意间把大家说的前仰后合。

他善于把握大局,一直在暗中控制节奏而又沉浸其中。一如他的艺术,初视似乎没有什么过人之处,但他善于在不经意间控制节奏和情绪。他的艺术,在平和的外表下,始终有种暗流在涌动,这是一种情感之流,情绪之流,节奏之流。正是由这股强烈涌动的暗流,让颖昌兄的艺术耐人品味,犹如一道酽茶——苦、涩、苍、浑,老、劲、正、大。

颖昌兄的艺术之所以如此,和颖昌兄深入传统内核,关注当下回答是分不开的,正所谓"入古者深,出古者远。″我以我兄有待也。

作为师弟,祝愿颖昌兄:入古更深,出古更远!

                           商振驰   书法硕士


颖昌书法在迭宕腾挪之间表现出秀雅沉静的气息。他取法广博,先秦、汉、魏晋法书,适我者学,适我者用。其中,尤在钟鎐、“二王”、颜鲁公、李北海、苏东坡,以及在清末民初诸家用功颇勤,既博又约,技进乎道。颖昌善于学习,又付诸功夫,所以渐成今日之气象。假以时日,运斤成风,炉火纯青,臻于至善至美,此必可期。

                        刘春雨    书法博士   曲阜师范大学


颖昌君的书法十年以前就以一手二王手札风格面世,并名闻乡里了。后又凭自己的勤奋努力考取了书法博士学位。现在是走碑帖兼容的路子。较前又多了一种意趣,刚健率直,园融清逸。艺术家的成功须具备对传统经典精微的观察借鉴能力,然后是有所自得。大致是眼睛,心思,腕力三者做到谐调,方可上升书法之高境界。应该说,颖昌君的作品已渐近此一景致。颖昌君为人做事有礼有章,现就职于省博,接触面广,聪慧善学,其艺术前途不可限量。

卜庆中    临沂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读颖昌兄书:得其法则而行于意,拟古而不拘于法,心手相合传其神!故韵生也!梦石造次

潘梦石 济南市美术馆研究员



掐指算来,张颖昌博士背着铺盖卷来县城济南攻读硕士学位时距今已有八年,张颖昌博士背着铺盖卷去帝都跟随欧阳中石先生攻读博士学位时距今已有五年,张颖昌博士学有所成回到县城济南为稻粱谋距今已有一年。这一年以来县城济南的变化愈发体现在雾霾重,道路堵,房价涨,领导捕,云卷云舒,串都声名日隆,这一切当然和张博士没有关系,与张博士有关系的是他正埋头扎根在文博系统的工作中,收获了好人缘,他的书法日益精进,获得了好荣誉,重要的是还被大名鼎鼎的荣宝斋所发觉。

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这样一幅画面:八年前的张博士正值三十五六岁有妻有儿,在老家高中图书馆馆长位置上过得有滋有味,中专毕业凭着自学连续两年过了研究生统考初试却都在复试时被报考导师拒之门外有苦有恼,这位沂蒙山的小秀才放着俗世意义上的舒坦日子不过,就是一根筋为了书法理想而求学,求学之路屡败屡战,却愈战愈勇。从硕士入学时不会写文章到硕士论文和博士论文均获得学校优秀论文,荣膺北京市优秀博士毕业生,若不是博士后入站有着严格的年龄限制,恐怕张博士也会得逞为张博士后。寒窗需要苦读,我们能想象出来他承受了多少常人难以理解的艰辛与付出,又是多大的毅力作为。可以说,张博士的执拗、坚韧、勤勉就像一颗铜豌豆,响当当,硬梆梆,蒸不熟,锤不烂,淬炼心志,锲而不舍。

每每谈及他的求学和工作经历时,张博士总是说这是个人的福报,感恩于师友们的帮助和情份。难道福份是天上掉下来专门定位砸你的吗?难道你是靠身高九尺髯长二尺丹凤眼卧蚕眉的颜值让导师们为你转身点赞的吗?非也,我们身边的真实的张博士是其貌不扬,略带憨朴,待人温和,平实澹淡,生人面前少言语,熟人相聚多旁听,甚至有时还低眉顺眼,谦卑得像是从东汉画像石“孔子见老子”穿越而来,活脱脱一个夫子附体。和隔壁老王一样,张博士周末也经常回老家探望妻儿,或者背起旧挎包挤着公交车去加班写字,没有一丝一毫高学历端架子的气派。博物馆工作对于张博士而言,可谓尽得鱼水之欢,能够近水楼台直面研究历代真迹,历史的质感、气息、沧桑和力透纸背的各种小道道被张博士的眼力审视、召唤、逼迫出来,揉成滋阴壮阳的书法大力丸一口吞下,好胃口的张博士说这些馆藏真迹的滋养成分是任何印刷品所无法替代和给予的,令他受益匪浅,欲仙欲醉。这也就不难理解,曾经有一份猎头工作放在张博士的面前,他却不为所动,如果老天能够再给他一次机会,对于这种不解风情的人还是绕着走吧。

    张博士常自谦的说自己实在是非常的普通,估计在家里也是属于被媳妇熊成臭袜子的这类纯爷们。但人不可貌相。在我心中他的形象其实很高大,是一匹威武强悍的千里马,是励志的镜子,是相交的兄长。几年前我与张博士结缘后就一直尊称他为张兄,彼此精神契合,交流颇多。张博士幼蒙庭训,书法端正,笔耕不辍,勤奋有加。张博士胸襟坦荡,不奢求不抱怨,对待师友长辈常怀感恩之心,对待书家同行常持敬畏之意,对待弱势贫者常有恻隐之心。张博士重情重义,古道热肠,烙印着老区人特有的淳朴厚道,不会断然拒绝别人的要求,也从不吝啬把最新的作品赠与朋友。我也特别愿意介绍张博士给熟悉的朋友,相聚畅饮时张博士的酒品胜于酒量,从不推诿,更无耍滑,经常被自己整得脸儿红又圆,好像那苹果到秋天。即便如此,他回住所后都会不忘给我打个电话,含糊地道声我到家了兄弟休息好。一年多来,张博士在我们的朋友圈子里赢得了越来越多的认可和称赞,大家尊重张兄的纯粹人品,享受张兄书法带来的艺术魅力:风雅浑厚,蕴含气象。有人断言称张颖昌博士是山东七十年代书法家中最为全面者,除了深厚书法造诣之外,还善研究,能学术,会继承,勤创作,有思想,厚积薄发,必成大器。作为张博士的书法拥趸,对此我深表认同,我会坚持不懈地拍着张颖昌博士的千里马屁,祝愿他能够神采焕发,乘势而为,在自己钟情的书法道路上不忘初心坚定行走,走啊走啊走啊走,走出县城济南,走向海阔天空。

于波  历史学博士在读   山东省政府办公厅正处级秘书

 
济南格利特颖昌书法苑   邮箱:1142121689@qq.com
Powered by CTRL 鲁ICP备17011419号-6